蒙召者團契見證


2003年慶祝「浸宣四十周年」時願意回應神的呼召約四十位肢體組成「蒙召團契」至今差不多兩年,感謝神!祂在我們中間不斷工作,今年九月共有八位浸宣的肢體願意全時間進入神學院接受裝備,這是神對我們大大的祝福!今期通訊刊載他們的蒙召見証,請各位團友細心閱讀,必會發現神的工作是何等奇妙,祂不單感動人,也為他們預備道路,願意他們的見証能夠成為我們的激勵;另外,今年在我們當中也有兩位弟兄正式接受差派往外地作跨文化的宣教體驗,分別是周鴻斌弟兄(Andrew)往印尼三個月,和梁振江弟兄(Johnny)往菲律賓一個月,這是我們團契向前邁出的一大步,我們非常感謝龍醫生夫婦、差會宣教士施牧師和莊牧師的帶領和鼓勵,求神繼續在我們當中感動其他肢體,明年的目標希望有5-7位肢體能踏上這樣宣教體驗之路。

「蒙召團契」是為回應神的呼召的肢體而設,當中包括蒙召為差傳宣教、也包括蒙召作牧會傳道,機構事奉等,我們希望凝聚這些肢體,彼此守望和激勵,特別希望正在或將會進入神學脘的肢體,你們比其他團友走在前面,有更深一層的體驗,可以予其他團友分享;「蒙召」的路是不容易走的,特別是我們當中仍有不少是在求學階段,未來仍是在尋求和等待之中,很需要其他肢體的鼓勵,獻身的火才不至會熄滅,蒙召團契每年舉辦四次聚會和活動,我和龍醫生等都深深盼望每一位團友都珍惜和參予這些聚會,讓這團火繼續燃燒,越發興旺,神的名在浸宣被大大高舉,吸引更多人認識主,阿們!

你的弟兄:鄭永文
12/8/2005
我的蒙召見證

 

黃偉健 Benny(恩霖堂)
中國神學研究院

一九九六那年,我報讀了「中國神學研究院」的基督教研究文憑的晚間課程,還記得楊錫鏘牧師在「門徒召命與生活」的課程中,引導我們回到神的身旁,尋找神給予我們的「名字」;這「名字」不是靠人所命名的,神在我們的過去已有安排,為我們的「名字」已有所預備。

回顧我的過去,我深信神早已為我作「全職的事奉者」而有所預備。

我在中五畢業後信主,初信主時我已很喜歡和別人分享信仰,也很熱心於教會和團契的事奉。那時的團契生活十分美滿,在導師悉心的教導和關懷下,自己的靈命也有所成長。

升上大學後,我也參加了一些學校基督徒的團體,在一次大專基督徒培靈晚會中,我深被講員的分享所感動,最後講員向我們發出「呼召」;如果神將來呼召我們全時間事奉祂,我們是否願意呢? 思想片刻後,我決定站起身回應這呼召,反正這呼召只是「將來性」和「未必一定」發生的。

大學的第二年,是我的信仰面對衝擊的一年,團契其中一位導師的離世,面對感情的問題,加上大學那「非人式」的生活 (因我是讀建築的,時常工作至通宵達旦) ,都叫我懷疑自己,懷疑我的信仰。

幸好,在導師不離不棄的鼓勵和引導下,我能再次回到神的身旁,其實這些「黑暗」的時期,都叫我能重新衡量自己和神的關係,拆毀一些面具,再次計算跟隨主的代價,在這些痛苦的時刻,我看到人的軟弱和無能,更願意更多的依靠神。

正因自己是透過學生福音工作認識主,在大學三年班那年,神感動我和幾位弟兄姊妹向自修室的中五學生傳福音,效法當年帶我信主的導師,承接福音的棒子。這事奉令我看到自己的「不足」和「挫敗」,但更看到神的「恩典」和「得勝」。

記得在一次退修營中,我在沙灘觀看日出及思想自己的前路,那時我很被神的偉大和代死所感動,很想用一生全時間的事奉主,於是我寫了一封信給團契的導師,告訴他們我的心志,請他們為我禱告。回想起來,其實這封信也是寫給神的!

大學第一個學位畢業後,我需要實習一年,然後再回學校讀碩士課程,這時我不斷禱告求問神的心意,我對建築有一定的興趣,成績也算理想,建築師也能給我一定的名與利,但我曾向神立志全時間事奉主,在兩難之間,我決定報讀「中神」的基督教研究文憑的晚間課程,尋問神的心意。

我很享受在這一年的晚間課程,也發覺自己很喜歡讀神學。在楊牧師的課程中,我開始認定神要我全時間事奉祂的呼召,但當時我深覺自己生命的成熟和社會的閱歷也很不足夠,於是在一年的實習後,我決定回大學完成建築碩士的課程,並期望能在社會工作數年後才讀神學。

碩士課程畢業後,我開始在建築師樓工作,雖然98年後建築的市道很差,但靠著神的恩典,我的工作也算順利;在工作兩年後,我也順利地一次通過考試,成為註冊建築師;但讀神學的心志卻並未減退,而且我發現當教會團契導師的滿足感和使命感遠較成為一個建築師的為高,所以在結婚過後,我便積極計劃報讀神學的安排,並向神求問入學的時間。

其實,我的妻子也是我走全職事奉的道路的引證和鼓勵,她很支持我讀神學的決定;原來初信主的她已向神禱告,希望將來的丈夫是個傳道人。

那時,我們剛結婚,工作三年的積蓄也用盡了,我和妻子也想在經濟方面有較好的準備才讀神學,但以我們當時的收入,每月所儲蓄的錢實在有限。那時,我剛巧有機會面試一份薪金較高,在政府屋宇署工作的職位,於是,我和妻子便為此向神禱告,求衪因著我們信心的不足,給我們這份工作以作三年神學的學費。

禱告半年後,也沒有收到政府的任何音訊,但正當我們掙扎是否需要憑信心上路,我便收到政府屋宇署聘請我的通知,那時我和妻子立刻為神的供應和垂聽我們這小信的人的禱告喜極而泣。這份工作是兩年的合約,約滿的日期是八月,剛巧是入學的時候,對我來說這是神給我讀神學的其中一個引證。

神為我開路的另一個引證,就是我的母親於上年決志信主,當我們與她分享我們的心志時,初信主的她雖然不是完全支持及明白我們的決定,但也很接納和尊重我們的想法,甚至願意在金錢上幫助我們,這都是出乎我們意料之外的,也令我們看到神的恩典和作為。

此外,神給我的恩賜和性格,也給我引證去走全職事奉的道路,我是一個外向健談的人,也喜歡接觸人和與別人有生命的交流,在教會的事奉上,我看到神用我這些性格去祝福年青人;相反,我總覺得建築師和屋宇署的工作不是十分適合自己。近年,我做了兩個性向測驗(MBTI及SDS)均指出傳道工作是其中一個最適合我性格的工作。

回望我這三十年的日子,我驚訝神為我一步步的開路引導我走上全職事奉的道路,誠然要走上這條路,我不是沒有掙扎的,但回看神對我的創造和帶領,我實在想不到有甚麼比全職事奉更能有意義和有使命,更能合乎主用的渡過我的人生。

最後,我很想分享神給我一個奇妙的內在引證,由信主到現在,在我出席每個佈道會中,每當講員呼召人們決志信主時,我心裡總有個感動,像有把「聲音」對我說 :「這就是你一生所要做的事!」,而每次我也只能以「阿門」去回應這「聲音」。

願我能成為一個無傀的僕人,一生忠心事奉衪。

 


謝家芳Sandy(恩霖堂)
伯特利神學院yr2

「你要專心仰賴耶和華,不可倚靠自己的聰明,在你一切所行的事上,都要認定祂,祂必指引你的路。」
(箴言三5-6)

這段經文是自信主以來神常給予我的提醒。我在中四暑假信主後,便開始參與教會崇拜和團契,亦同時接受導師的栽培。在導師悉心栽培下,我對神的信心不斷地增加,亦對信仰有更多的了解和認識。在團契中,透過導師帶領的查經和一些專題性的工作坊,我和一班弟兄姊妹一起學習和成長,嘗試開放自己,突破內向的性格,主動的關心別人和被別人關心。

在中五畢業後,因為會考的成績不理想,而且家裡的經濟亦不太好,於是我便踏入社會工作。因我當時希望成為一位會計師,於是我便不斷修讀晚間的會計課程及報考會計試,期望能考取專業的會計師牌。如此這般地過了四年的工作兼讀書的生涯,這時我開始問自己 :這樣辛苦是否值得呢?(當時的會計工作經常要超時) 會計的工作是否我真正的理想呢?若我一生都是這樣的生活是否有意義呢? 當時,我心裡有個意念,覺得
在教會或基督教圈子裡直接的事奉神,才是真正有意義的工作,而這意念一直在我心裡,並越來越重,於是我便毅然辭去會計的工作,希望能在基督教機構裡作會計來事奉神。但經過數個月的尋覓後,我發現原來很多機構都面對財政的困難,而且同工常要面對薪酬的不隱定。最後,因著自己對神的信心不足,便不敢加入這些機構工作。這次的經驗亦令我重新再反省自己的信仰和對神的信心。

感謝神,雖然我的信心不足,但祂仍帶領我在一間基督徒開辦的地產公司裡當會計。這間公司很特別,逢星期一早上全體員工會一起敬拜、星期三早上會有牧師來帶領我們查經,而星期日是休息的。縱然這工作很安穩,我與上司和同事的關係亦很好,他們亦很信任我的工作能力,然而我心裡仍覺得這工作不會是我的終身職業,我仍在尋求自己的方向。

一段時間後,我得知教會聘請秘書,這時心裡再一次浮起事奉神的意念,於是我便認真的考慮自己是否適合這事奉、是否願意放棄會計的工作、是否願意接受較低的薪金,而我的家人又會否反對我在教會裡工作等問題。當自己仍在籌算和煩惱的時候,無意中看到一節的經文 :「人心籌算自己的道路,惟耶和華指引他的路。」(箴言十六9) 這時心裡頓時感到安慰,神提醒我要仰望祂的帶領,祂的意念高過我的意念。於是心裡便向神禱告說 :「若這是你的心意,求你親自的帶領和為我預備。」感謝神!在與導師分享後,我便決定到教會應徵,而神亦為我開路,我的家人並沒有反對我的決定,這樣我便成功地在教會裡作秘書事奉神。

其實,我除了希望在秘書一職上事奉神外,還希望透過這事奉崗位向一些中學生傳福音,因我的教會是附屬閱讀中心服務的;而且,我當時亦開始與幾位弟兄姊妹帶領一個高中的團契,預備進行初信栽培,所以我亦希望藉秘書的事奉能有更多的空間和機會關心團友。

不知不覺,在秘書的事奉已六年多,而團契導師的事奉亦已七年了,在這段作秘書的時間裡,我常覺得處理文職是我耳熟能詳的工作,而且傳道同工和弟兄姊妹都很欣賞和肯定我這方面的能力;相反,團契導師的事奉卻給我很大的壓力,在帶領和牧養團友的事奉上都是我所懼怕和缺乏信心的,因我覺得自己的能力很有限,對聖經的知識亦很不足,特別是在帶領聚會、查經和團契的策劃上,我常質疑自己的能力,覺得自己做得不好。但在個別的栽培、關心團友的過程裡,卻令我感到很滿足和喜悅。我常求問神,我應留在秘書的崗位上服事祂,還是離開這安全的領域,接受新的挑戰去服事人?

這掙扎一直維持好幾年的時間,而在這段日子裡的靈修中,曾讀到神呼召摩西和耶利米的經文,當神乎召他們去事奉祂時,他們都以自己沒有能力的理由來推辭,但神的回應是 :「一切的能力都是我所賜的,我必賜給你們能力和口才,並應許必與你們同在。」(出四10-12;耶一7-8)這些經文正是我的寫照,我告訴神,我真的懼怕和沒有信心去牧養人,但神卻以這經文來鼓勵我要相信祂會賜給我足夠的能力和會與我同在,這使我能仍然堅持去事奉祂。除此之外,每當讀到一些關於差遺、委身給神或奉獻的經文時,心裡便立時向神禱告:「神啊! 我在這裡請差遺我,我願一生事奉你」。還有一句經文亦經常成為我的鼓勵 :「我豈沒有吩咐你麼,你當剛強壯膽,不要懼怕、也不要驚惶、因為你無論往那堨h、耶和華你的神必與你同在。」(書一9)
於是,我為了能更有效的作服事人的工作,便不斷的參加神學院和機構舉辦的課程,希望透過這些課程,裝備自己的聖經知識、事奉的技巧和心態。

直到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中,我參加了教會舉辦的職場營會,在營會裡做了個職業性向測驗,這測驗的結果是我的性格同時適合文職和對人的工作。這測驗實在給予我很大的鼓勵,因我常覺得自己的性格不適合服事人。但這測驗肯定了我的能力,於是我願憑信心接受新的挑戰,離開秘書一職,進入神學院接受裝備,預備自己迎接新的事奉。

雖然我願意踏出這一步,但對於自己是否蒙召成為傳道人仍感害怕和疑惑,所以決定暫時報讀
「神學研究學士」課程,繼續尋求神的帶領。於是我便於二零零四年八月報讀了伯特利神學院的「神學研究學士」課程,盼望藉這課程給予自己一個包括大學學科、神學和聖經學的全面訓練,亦特別盼望藉這三年的時間,能更清楚將來的事奉方向。

感謝神! 在這一年的學習裡,實在又驚又喜,對於一個工作了一段時間的人來說,要重回讀書的生活實在需要重新的適應,例如 :要拿起一本本如枕頭般厚的神學書和導論來閱讀、第一次學會寫書評和寫論文和應付各科的考試等。然而,我除了在知識上的吸收外,亦參加了學院的籃球隊,藉此操練自己的身體。我亦很高興認識一班志同道合的同學,在與他們的分享中,我看到他們對神的信靠和完全的罷上。再一次讓我反省到自己的生命,我發現自己很執著,仍然捉緊自己的生命,不願完全放手讓神去帶領,因我仍害怕承擔牧者的職份,亦常覺得自己不能應付牧職的事奉,如講壇的教導,作領袖帶領教會。

前陣子有機會再次閱讀標竿人生一書,在敬拜的中心一課中,作者提到敬拜的中心是降服,而攔阻我們完全降服於神的有三個障礙,就是恐懼、驕傲和困惑。這就像當頭棒喝的提醒我不要再自己作主,要相信神愛我,祂的帶領和安排必定是我能力所能應付的,若神呼召我作傳道人,祂必定給我足夠的能力和智慧。因此,我不能再以自我為中心,我降服於神,順服祂的帶領,跟著作者再說 :「當你決意活出完全降服的生命,這個決定會受到試驗。有時可能叫你做一些不方便、不受歡迎、要付代價,或似乎是無法達成的任務;往往這些都是你覺得不喜歡做的事。」我當時的心境很平安,我心裡想若這是神的心意,我亦要順服。

回顧整個過程,我發現神在我生命中不斷的帶領和改變,從起初非常內向和不喜歡與人接觸的性格,到願意承擔別人的生命,關心別人的需要;從自卑和缺乏信心的性格,到願意以對神的信心來成為我的信心去突破自己;從不肯放手到願意放下自己順服神。這都是神一直以祂的話語來鼓勵和提醒我的。

最後,我很感謝神,祂賜給我一個丈夫,他時常提醒、肯定和支持我,使我能繼續上路,他亦很支持我的決定,亦很鼓勵我讀神學,而且,他亦蒙神的呼召,將於今年九月進入另一間神學院接受裝備。

我期望在未來的神學訓練裡,好好的裝備自己成為神合用的器皿,以信心仰賴神的能力,接受每一個訓練和挑戰,不單神學知識有所增長,愛神和順服神的心亦不斷的增長。

 

 

陳慧雲(啟業堂)
基層福音事工訓練學院

「人在世上有甚麼目的呢?人生究竟有甚麼意義?」在我還是年幼的時候,已經常問自己這兩個問題。即使剛踏入社會工作,這兩個問題仍在我腦海裡盤旋。

1999年的某一天,我正在往圖書館的途中,當走到一個交叉路口時,我突然忘記了應該是向左走還是向右走,內心滿是迷惘─我的人生方向不就像這一刻站在交叉路口嗎,不知道下一步該怎樣走呢?這時候,腦海裡浮現了一句金句:「人心籌算自己的道路;惟耶和華指引他的腳步。」(箴言16:9)

當時,我工作的地方默默地進行了一項不合法的交易,卻給我發現了。除非我辭職,否則我必須參與這項不法的交易。我可以怎麼辦?選擇順服神?還是順從這世界呢?神的話再次提醒我:「人若自潔,脫離卑賤的事,就必作貴重的器皿,成為聖潔,合乎主用,預備行各樣的善事。」(提後2:21)。最後,我選擇走向神。

離開這公司後,1999年神奇妙地把我帶到「福音證主協會」裡學習事奉祂。在這五年間,神不但讓我認識了一班熱心事奉的弟兄姊妹,更預備顆信靠祂的心,特別是:當人事變動時,我對祂的信心是建基在哪裡呢?是在那位看不見的神?還是在自己身旁的同工?我要學習的是專心事奉祂。此外,在2003年「沙士」期間,「證主」的經濟陷入嚴峻的考驗,一連串的節約行動不斷推出,例如:放無薪假、減薪、扣薪等等,讓同工們學習仰望那位叫我們不要為明天憂慮,及全然看顧我們的神。感謝神,我們都能一同走過這條崎嶇之路。

2004年初,一位朋友知道我剛加入教會的詩班,於是極力鼓勵我參加一個敬拜課程。當我打開課程的單張,是名為「真理與生命的敬拜」時,心裡馬上就有一份催逼,要報名參加,並以渴望的心情期待著開課。

在五堂課時(2004年3月1日),當講員分享完畢後,邀請我們安靜片時,在安靜中我聽到一段話,說:「當馬利亞來到耶穌的跟前,她拿著一玉瓶真哪噠的香膏,在耶穌的面前把玉瓶打破,然後把香膏抹在耶穌的腳上,頓時,整個房間都充滿了香氣,你願意把你的玉瓶打破嗎?你願意為我把你的玉瓶打破嗎?你願意嗎?你願意嗎……」我感到極大的掙扎中─我願意為主耶穌打破玉瓶、放下一切人與事跟隨主嗎?人生的種種計劃與理想、家人與朋友紛紛呈現在腦海裡,我撫心自問:我真的願意為耶穌放下這一切嗎?……最後我在心裡回答說:「主耶穌呀,我願意!」

隨即,講員劉達芳博士便開始呼召說:「當馬利亞來到耶穌的面前,她拿著一玉瓶真哪噠的香膏,在耶穌的面前把玉瓶打破,然後把香膏抹在耶穌的腳上,頓時,整個房間都充滿了香氣。有誰願意把自己的玉瓶打破,奉獻給主,全時間事奉主,進入神學院接受裝備?請走上台前跪下獻給主。」那一刻,我整個人的每個細胞都被震撼得愣住了!!經過一番掙扎後,我回應主的呼召,勇敢地走上前跪下,把自己獻給主。

這次的經歷驅使我更多親近耶穌,以尋求祂的心意,而神也繼續透過不同的人與事,叫我走上這條順服的路上。當我與教會的牧者分享後,我被安排由2005年開始先到教會裡親身學習,在教會7個月的日子裡,給我對教會牧養有初步的認識,以等候祂進一步的帶領。我深知耶穌已揀選了我。我願意把前面路完全交給祂,學習緊貼祂每一步的引導,並以順服的心來回應祂對我的呼喚和寵愛。感謝神!祂親身引領我今年9月進入「禧福協會─基層福音事工訓練學院」接受四年的神學裝備,這是一間專訓練蒙召者作基層及宣教工作的學院,我的心情是緊張又興奮!

 

 

吳敬華(明恩堂)
播道神學院

雖然與別人分享蒙召見證時,我總是集中講述在這一年多的經歷,但只要稍為回望神在我人生當中的安排時,卻發現祂是早已為我鋪路。神讓我在大學畢業後的六年,一直在一所充滿著學生行為問題及學習問題的中學裡當老師,這經驗實在讓我更看見福音對人的重要。雖然早已安排,但神讓我看得清祂的心意,卻是由「婚姻」開始。
神讓我於二零零四年三月踏進婚姻的階段。由決定結婚到籌備婚禮,我都不斷祈禱,求神帶領,希望我和丈夫所作的決定,都是神所喜悅。神不單聽了我們的禱告,祂更藉著這段我們為著籌備將來生活而忙碌旳時候,一步一步的讓我們看清祂的心意—踏上蒙召之路。
婚前的感動
撇下一切跟隨神的感動
耶穌對西門說:「不要怕!從今以後,你要得人了。」他們把兩隻船攏了岸,就撇下一切,跟從了耶穌。
(路5︰11)
二零零三年十月—這正是我為籌備婚禮而忙碌、為著新居的佈置而傷腦筋的時候。神讓我和丈夫在結婚前買了一所我們十分喜愛的房子,雖然我們曾討論過,假若神要我們賣掉這所房子,我們會順服的。但其實我心裡卻暗地裡對神說︰「不要拿走我最喜愛的房子。」
神看透我的心意。在一個主日崇拜中,神透過講員,將門徒因為得著耶穌而撇下自己一切的情境展示在我眼前。我突然感到很慚愧,雖然自己早已得著耶穌、為著事奉而不斷忙碌,但是卻沒有將祂看為至寶,我竟然因為一所房子而不願完全順服神。「我願意因為神而放棄現在我認為最重要的東西。」這是我當時向神的回應。
雖然我未清楚神要我作甚麼,但我已與丈夫分享神對我的感動。他給我的回應是正面的支持,這使我更放膽的去尋求神的心意。
追求耶和華智慧的感動
耶和華以智慧立地,以聰明定天;以知識使深淵裂開,使天空滴下甘露。(箴3︰19-20)
二零零四年初--在教會的讀經主日中,負責聚會的肢體在禮堂的每一張椅子上都貼上了一句經文,以提醒肢體應看重神的話。看到自己椅子上的經文(箴3︰19-20),我的心感到很大震撼。我雖然早已知道神學課程對自己的重要性,但卻一直為著自己的工作而不斷進修,推卻說完成這些進修課程後才讀神學。這句經文讓我看到神的智慧才是世上最高的,是我應該看為最重要的。神感動我去認真考慮讀神學。
全職事奉探討日的反省︰
二零零四年三月--被神的話語感動後,我開始思想神是否呼召我去全時間讀神學的問題。與丈夫及肢體分享後,都得到很正面的回應,於是報名參加神學院舉辦的全職事奉探討日。在聚會中,講員提醒我們從不同方面印證神的感動。我當時發現自己只在追求神的知識上有很大的感動,但對於要牧養神的羊,似乎並未有太大的負擔。要去放棄工作而全時間讀神學,以作教會牧者,似乎還未是時候。為了回應神的感動及繼續等候神的帶領,我報名修讀基督教研究碩士的兼讀課程。
婚後的安排
賣樓︰為準備神隨時的呼召
二零零四年五月,結婚後的兩個月,我和丈夫決定賣掉房子以準備神隨時的呼召。我們除了還清銀行的債務,我們更有足夠的金錢歸還家人在我們籌備婚禮時對我們經濟上的幫助。
雖然願意賣掉房子,但我仍留戀所居住的屋苑。縱然當時可以選擇租住較便宜的地方,但我還是堅持在同一屋苑內租房子,我心想︰「神要我放棄工作的呼召還未到,我們仍有經濟能力租住這裡。」
工作︰壓力、不安、埋怨神的安排
二零零四年九月,新學年的開始。當我知道要作中一班的班主任時,我的心極度不安,因為這一班大部份同學都是被其他中學要求離校的。根據過往的經驗,這一類學生是非常反叛,要我這位弱質纖纖的老師作他們的班主任,我實在感到很大壓力。開學後,他們亦如我所料,每位同學都很有「個性」。面對他們,我每天都感到乏力及無助。或許因為壓力太大,我的身體出現問題而入醫院。
安靜面見神
因為身體不適的原固,我要放下工作,休息了十多天。在休息的時間,我仍不能放下學生所帶給我的不安,我甚至問神為何要這樣苦待我,我是否應該放下這份令我心力交瘁的工作,全職事奉你。當我跪下流淚向神哭訴時,我的心裡重複出現一句說話︰「我會開路!」我一邊擦掉眼淚,一邊回應神:「是的,你會開路。」雖然當時身體仍然虛弱,沒有精神翻開聖經,但藉著播放聖經錄音光碟,我不斷的聽著神的說話,祂使我安靜下來,不再質問神,心裡只是不斷重複一句說話:「神會開路。」
神的帶領、開路
第二天,突然接到業主要賣樓的消息,因租約未滿的關係(我們只住了三個多月),他賠償十萬給我們搬遷,這是神開路的印證。租住這所房子後,我常對神說:「兩年後我才能考慮放棄工作,因為這房子的租金不便宜,只有丈夫的收入,很難維持生活開支。」這或許是我留戀這優美的居住環境的借口。神用祂自己的方法要我們離開這居所,要我們重新考慮將來的生活應該如何。神這樣的安排,使我們同心順服神的心意,願意放棄生活上的追求。
福音對人的重要
病假後返回工作崗位,雖然學生依舊頑皮,但藉著與學生家長接觸的機會,神讓我看到家長本身的生命、價值觀都充滿著有很多問題,他們根本沒有時間、能力好好養育子女,沒有神的生命就是這樣空虛、混亂。面對著學生,我沒有再埋怨,反而不斷地鼓勵他們,與他們分享我的信仰。學生有時會向我投訴其他老師對他們不太尊重,這使我體會到即使為人師表,若果沒有得著福音,生命本質都會充滿很多問題。雖然在這學校工作了第六年,但這樣深刻的體會卻是第一次,我深深感受到是神親自感動我的,這更加強我要為神而去全時間裝備的決心。
作傳道人的感動
二零零五年的三月,在一個神學教育營會中,講員再一次提醒我們回應神的呼召時,必須清楚自己是愛教會,為要牧養主的羊。當我再反思自己是否愛教會時,我發現自己在作執事的六年裡,雖然當中經歷過傷心難過之時,但我仍然很愛我的教會。在營會中,我聽到一位蒙召的組員分享對在自己教會作傳道人是何等的不願意時,我發現自己卻從來沒有這種抗拒,這使我發現神已將作傳道人的心志,一步一步植入我的心裡。

 

 

周克禮 Cliffc(明道堂)
建道神學院 M. Div

個人經歷分享文章
引言
本人姓名叫周克禮。是浸信宣道會明道堂的肢體。現年三十四歲。生長在一個小康之家。父母都已年過七十。大哥及二姐亦已分別成家立室。三姐在台灣工作。本人與伴侶結婚五年。在今年農曆新年後,決定踏上更豐盛的路。全心全意投入神的福音工作,願神掌管,差遣,在神裡面學習謙卑的工課。以下的文章分享個人生命及蒙召的經歷。

得救見證
初中時期心裡常發出一個問題 : ‘生命究竟有何意義?’. 這個問題一直在心裡徘徊. 人在沒有選擇之下出生,便開始生命的倒數,等候死亡一刻,之後又是怎樣?還有’我’的存在嗎?每每想到這些,總有一份難言的無知與及虛無的感覺。別一方面,自小學六年班開始至中學會間斷地參加校內的團契。為的是與同學一同遊玩,也會認為聖經裡述說的是一個美好的故事 - 耶穌基督的故事。還記得在團契之後回家途中的那份平靜感覺。這些都只是個開始。

對信仰的內容有了丁點認識, 半知半解的時候, 心裡產生了另一個問題: ‘為何要信?’ 即使頭腦上接受神是創造世界,祂有全知全能也並不代表就要投入祂的懷裡。自己所意識的信並非存在與否的問題,而是心底裡願意投入,貼近與及從下而上去仰望的一種關係。當時還常聽到一個述語 “信者得救”。這令人有一份似是利益交易的負面感覺。若是只為了得永生而相信的話, 情願沒有這樣的永生。在信仰的思索間,有機會讀到愛的詩篇(整篇哥林多前書十三章)。震盪了心靈無數次。也知道因為神愛世人,所以基督才會來到世間,為的是我們每一顆生命。原來聖經裡早已告訴了生命及信仰的意義。努力想像何謂聖經中所論的愛。會像是父母對孩子的愛? 又或是男女之間的愛? 似乎是比這些更甚, 但實在又未能明白. 雖然是這樣,‘愛’成了生命意義的定位,相信神的主因。會渴望當中述說那一份燦爛。那時起,會自稱為基督徒。因為嚮往愛。

中學畢業後沒有參加任何教會聚會。只知努地工作向上,希望能與伴侶有更美好的生活。‘要令伴侶生活無憂,至少令她可以自由決定工作與否。不要為兩餐而寄人籬下。.’ 這便是人生的最大目標。對於信仰會輕率的想:‘若神的意思是要我這個人跟從祂,必會有一天叫我的心回到祂那裡。’之後,便心安理得地全情賣力於工作上。這樣一過便是十一年。

到一九九九年十月,與伴侶分了再合的半年後。(她在分開了的八個月裡相信了基督。成為她的救主),跟她到教會裡參加佈道會。當時牧者講的內容也記不起,只知在呼召相信主的時候令人想起十一年前自言的一翻說話。不禁感嘆。 神真的總有法了叫孩子回家。心裡面感到沒有再說’不’的餘地,是時候要從新認真認識這個信仰。踏上一條與以往完全不同的路。這份聲音的?烈令自己站起來迎接是次的呼召。心裡既興奮亦謹慎。經過十個年頭後,又站回信仰的起點。種子早撒在心裡,到這天才真正萌芽。雖仍不明所以。作信徒究竟是一回怎樣的事。但至少這是真實踏出第一步.

蒙召見證
蒙召的開始是從聖經裡簡單的四個字’愛人如己’。跟著是基督吩咐的大使命。個人的見解會以為,聖經裡已對跟隨主的人作出使命的召喚。為祂一生在地上作光。反之是否或如何演繹是人心底裡的一份回應。所以自己並不等候預設的印證或是特別的聲音。在成長的過程中,這些經文在心裡的呼喚越來越大。看見不少牧者的生命,看見弟兄姊妹的生命,亦看見不少有需要的生命。更希望能夠投身服侍的行列中。因為知道生命的軟弱,也更知道在神裡面的豐盛。可以參與這工是莫大的恩典。然而有懂得回應的心是需要神的教導。有三個成長中的經歷使然有今天的決定。

在初信的期間問自己會否迷信。這實在有點令人沒有頭緒。因為連如何界定迷信或如何驗證也不懂。在禱告裡問神的時候,祂果然給了重重的功課。走到網上。無意中發現基督徒的新聞版。
叫人奇怪的是裡面熱烈參與討論的多數是非基督徒。他們用不同的方法: 聖經的理解,思想的理論,又還是負面的指責。為的是要證明基督教的不可信。讀過好些以理性(歷史,原文,哲學)分析的文章。即時心裡有極大的衝擊。在經過一段努力尋求的日子,所得的是很大的失望。有幾次還幾乎定論這宗教是不可信,可以放棄。在繼續堅持尋覓當中。對基督徒,聖經,信仰有了不同的闡釋。最初會以為信仰只是人生的一部份,好像家庭,事業,健康等。但現在明白到信仰就是整個生命。從這樣的理念出發讀聖經。找到基督的可信。這並不是什麼歷史的助證或是頭腦得到合理的解答。見到以色列人的經歷,見到門徒生命的轉變。深信無限的神曾以人的身份到過世間,為人開闢一條能與祂連繫的路。這是第一口神給予孩子道理上扎根的釘。

之後又問神第二個問題:‘何謂愛?’祂亦聽到了。也教導我去明白。生命上出現了兩個很重要的人。他,有滿口的聖經知識,但就是不容易相交。有情緒的時候,他會一言不發,也不願去理會每個企圖關心他的肢體。也有時候,會喋喋不休,要將他心裡的公諸於世。大家也學習與他相處有一次的分享會裡因他特別行徑的原固使一位有需要的姊妹未能得到釋放,令人既難過且憤慨,我問神應該如何。神的教導就是單單去愛。這令人驚醒到一直以來也未切實體會。又或者說,以往所經驗是愛的其中一面。即時使我想起基督的生命,祂如何背負一切一切踏上十字架的路。我快樂從中明白多點聖經的話。她,有很多不幸的經歷。 她的生命告知很多以為想當然的事也並非必然: 得到父母的愛護, 身體可以正常活動等… 年幼的經歷已令她對生命的觀念有很大扭曲. 已致她發出很多需求。這不是什麼,只是單單找別人宣洩她的不幸與不甘。面對她一方面感到吃力亦感到無奈。也被她牽動了不少負面情緒。我再問神可以怎樣。神的教導還是去愛。開始明白到太多的事情是根本沒有解決的餘地.至少並非是我們希望的方式來解決。唯有求神教我們繼續堅守忍耐,繼續面對 -‘愛是恆久忍耐’。這正正就是神忍耐我們一般。愛不單是一份感受, 也是行動,關係和心志。在多點的明白之餘感到驚訝,在驚訝之餘更感謝神給予的教導。

最後的並非是個人親身經歷,而是兩個最心愛的人之經歷。伴侶的生命有極大的改變。在數年前提出有意為神的事工而放棄所擁有的時候,她的反應很大。甚至有時不能繼續討論,也曾在討論中令她哭過。在無奈之餘只得祈禱。這數年間她有很大的轉變,伴侶由與神的關係不深一步一步的改變,到今天願意交上自己。一同站立接受牧者的呼召。甚至更早一步在教會裡學習事奉神。這是極大的恩喜. 心裡不禁讚嘆神引領的奇妙. 另一位是媽媽的改變. 她在十數年前經歷過嚴重的病症後人生更加積極,只可惜是更對自己有信心。在醫院當義工工作使她接觸不少基督徒。她曾揚言若果要信就早在十數年前信了。還記得與她談論自己有意讀神學的時候。她有很大的反應孩子的信仰她不反對,但她認為不應太投入(例如不該作出十一奉獻)。媽媽回應:‘神學是可以讀但至少也應先取得與工作有關的碩士學位才可。’聽到她的反應,也只能在禱告中交給神。在去年年中二姐告知媽媽在她的教會決志了。實在是意料之外。自己在禱告中一面落淚,一面感激神,也一面為著父親與大哥繼續禱告。神有出人意外的恩典。

在這數年間,感受到神一路的帶領,安排。使我們在祂裡面慢慢茁壯。今天我們更感到成長的需要。為的是豐富生,作一個真實的信徒。

在事奉中對自己的恩賜,優點和缺點之體認
曾經也參過一些教會的事奉。部門職員,小組組長。現在是總務,團契團長及執事。在這些經歷當中,有兩方面是希望能夠繼續保留:第一是?柔與接納的心:與肢體同工的時候,需要處理很多個人立場與取向的差異。在現職的工作上很容易用理性分析事情的利害從而選取利益最大,風險最少的決定。但在教會的事奉中,很多時每個立場是不容分析或計算利弊。有時候著眼點也不是放在利害之上。當中發現,很多討論反而是個人的堅持。為爭取認同而用盡氣力,所以也時常提醒自己目標何在及是否造弟兄姊妹,企圖在討論之間能明白各人的心思。求一個大多數也樂意接納的方案。即使決定並非是最好(有時可能只是個人認為),也可以從中一起學習。第二是事奉後的回顧與反思。我想這是很重要,特別是以聖經的角度去理解,回顧事奉中所發生的間題,感受。令人可以儆醒。使心意更新,態度更正. 用清潔和單純的心服侍.

別一方面自己最大的問題是急性子。其實這可以是努力工作的原動力。但就是很害怕這樣會無意中傷害或強迫別人。所以也時常提醒,小心處理,使不至於令大家有過重的壓迫感。我想要數的還多。優點不少心的話可能變成缺點,而缺點在儆醒間又可以引發優點。我會想最重要的是明白為何要事奉(回應神的恩情與及造就生命)與及有一顆受教的心。

投考此課程之原因和目的
在事奉路上的安排,自己會以為是三步曲的形式地進行。就好像昔日基督與門徒一般。先是與主建立關係,第二是裝備學習,多一點明白主的教導,之後就是去,使更多人作主的門徒。以往的一段日子學習與主相交,聆聽祂的說話,體會祂的心腸。現在是準備裝備的時刻,報讀神學,期望能對聖經有更透徹的認識。從而在真理上扎根更深,與神的關係更親密。也更加能夠明白祂的心意。好等在服待的時候知道所傳的是什麼,為了什麼原固而傳。不至於只顧事工而偏行己路也不自知。在不知該作如何選擇的時候,有不少牧者與及前輩都給與好些意見。加上自己思量所負擔的方向與及個人的應付能力,所以會選擇道學碩士這課程. 盼能在有限的時間裡(三年)盡量作最充實的裝備。

 

 

林美英 Angel(明道堂)
牧職神學院

起初是被耶穌基督那份愛所感動而信主,但隨著日子的流逝,這份熱情已漸漸由濃轉淡。最軟弱的時候,連崇拜都不想回去。雖然是這樣,但神並沒有放棄我而且還派了很多天使來幫助我。在轉變的過程裡身邊有很多人在影響著我,有牧者的深刻教導,伴侶對信仰的認真及渴求,這些都令我有很多反思的空間。除此之外,查經小組裡的成員亦都給了我很大的支持及鼓勵,讓我有機會可以和弟兄姊妹在神的話語裡一同學習及分享。

不久,我便考慮當團契職員。最初的想法是希望自己能投入團契生活,但沒想到我得到的比我想要的更加多。在二年的事奉裡,我學懂了如何跟弟兄姊妹建立肢體關係,在事奉中除了可以經歷神之外,也有很多深刻的體驗。我曾經負責一個關於宣教士的週會,為此我看了戴德生傳。這本書非常吸引我,他的見證和他所經歷的事都使我感動及有很多反省的地方。其中一個故事是講述他曾在船上遇見一個人突然跌落水中,附近的漁夫知道後卻以很忙為藉口及對此事無動於衷,最後戴德生要把身上所有的金錢給漁夫,他們才願意落網救人。看完這篇見證後,內心感到非常沉重及難過,因為發覺自己就好像這些漁夫,一直以來都用很多藉口不去傳福音,從來沒有正視過身邊人的需要、漠視了他們的靈魂。直到現在,這個故事仍然留在我心內作時刻的提醒。

二年多前,我們的團契開始在一所男童院裡作長期事奉,向那些青年人做一些福音工作。當晚負責人告訴我們不久之前,有一位同學因意外死亡。這個突然的消息令我感到難過,整個晚上心裡都忐忑不安。這是我第一次親身感受到人身體的軟弱,人真的沒法子把握明天。靈魂失喪是多麼的可怕。這事之後,我更加感到福音的可貴。上年5月29日,我哥哥因突發性心臟病去世。當看見他的遺體時我感到非常傷心,也為他的靈魂而難過。內心不段的求問神可否有例外?可否額外施憐憫讓我哥哥可以進入天堂?我怪責自己為何不早點向他傳福音,那天我才深深的明白到,原來不是每一個人在去世前都有機會聽福音。從這件事上我加倍的領會到傳福音的重要。

於2003年11月至2004年4月期間,在沒有心理準備的情況下我經歷了三次的呼召。丈夫一直以來都希望能委身事奉,但由於我仍未能放下身邊所擁有的一切。因此,我們一直都逃避這問題。雖然第一次是在不想作他的伴腳石的情況下作出決定,但最後我們都一起立志,先報讀晚間的神學課程作裝備,希望神日後能使用我們。在學習的過程裡,從聖經中我更加多些明白天父的愛,亦都因為這樣使我更有興趣去研讀聖經。沒多久,我們在一個詩歌音樂會上經歷第二次呼召,當時內心感到十分害怕、身體不停顫抖、心裡不段地向神發問很多問題。神是否想我有再進一步的回應?其實現在我所要求的比起上一次已經不算多了!只求每年能夠跟丈夫去一次旅行我便已經很滿足了。這要求都不算太過份吧!內心好像在跟神討價還價似的。最後,我牽著丈夫的手一同起來作出第一次的回應,我原是一個罪人,但神仍然施行憐憫及拯救,神的恩典是白白賜下的,我實在找不出任何藉口去抗拒衪。當天晚上我向神立志,我願意學習放下身邊的一切去跟隨衪,求神再繼續帶領。

第三次呼召也都是在一個詩歌音樂會上,亦都在沒有心理準備下牧者在台上又作出呼召。當晚牧者在台上一直發問了很多問題,你願意看見其他地方的人如羊沒有牧羊人一樣困苦流離嗎?你願意看見各地方的人的靈魂失喪嗎?每聽到這些問題內心就感到陣陣的痛,因為我為那些未曾聽過福音的人感到難過。眼淚不段的在臉上流,神是否又在跟我說話?內心感到有一種催迫的感覺,最後我站了起來再次向神作回應。

2004年10月,我參加了為主當兵計劃作全職事奉體驗,當時我被派去另一間堂會作體驗,在這些日子裡,傳道人特意安排我參與很多不同類型的事奉 (例如: 教主日學, 帶查經班, 負責長者及兒童團契等等) 在預備的過程中我更加清楚自己對聖經知識的貧乏。除此之外,傳道人也安排我去接觸很多人,在這段期間,我更深刻的看到每一個人都有不同需要,心裡也為他們的遭遇而感到難過。但人所能做的事情實在是很有限,那時候我才發現到,原來只有福音才能真正幫到他們的需要,因為只有神的說話才能使他們的心靈得到釋放。 半年後我作了決定,就是全時間到神學院裡進修,希望日後能被神使用。

 

 

龐慧君(明道堂)
中國神學研究院 M.C.S
.

自2001年我開始跟不同的牧者和弟兄姊妹到日本、澳門和菲律賓探訪當地的教會和短宣。最初,由於得到當地宣教士、牧者和同工無微不至的款待,深受感動,因此希望能與他們透過電話和電郵聯絡,了解他們的需要,為他們代禱。
後來,經過多次探訪和短宣,接觸了不少當地弟兄姊妹或未信主的朋友,眼界開闊了,使我更想了解他們的需要,以及鼓勵其他弟兄姊妹為著他們一起禱告,關心他們。
在最近一、兩年,每當有較長的假期時,我也會參加不同的短宣體驗。有時是參與者,有時則是短宣隊的副組長或領隊﹔使我開始思想宣教事奉的路向。
所以由2003年開始,便為著這方面祈禱。同年的11月,在浸宣40週年聚會中,也表示願意委身在宣教方面事奉。其後,與牧者們分享,他們鼓勵我先打穩聖經的基礎,同時等候聖靈在心中的帶領,因而報讀神學課程,打開自己的心靈來經歷神的指引。無論最終自己的事奉路向如何,相信也會使我先有更多的成長。願弟兄姊妹也多裝備自己,見證神恩。

 

 

王偉德 Walter (恩霖堂)
香港浸信會神學院

My calling started at year 2000. God spoke to me directly through the Bible and personal experiences. God loves me so much that He wants me to be closer with Him and serves Him throughout my life. In year 2004, when I was diagnosed series illness, God even demonstrated His love to make me trust him wholeheartedly and He is with me whoever I am. I was given courage to leap on and response to His calling. I want to offer the best to God while I am young (將你最好的獻給主) and get trained in the theology seminary to serve Him the rest of my life.

FISHERS OF MEN

At year 2000, I perceive Lord Jesus’ calling to me through devotion of book of Matthew, Chapter 4 in the Bible.

Matthew 4:19-20
19“Come, follow me,” Jesus said, “and I will make you fishers of men.” 20At once they left their nets and followed him.

My questions to God regarding these verses were:
1. WHO does these “men” refer to?
2. WHERE to catch these “men”?

I keep praying and few months later, both questions answered.

Who are the men?
I participated a brother’s father funeral. During the time for mourning around the coffin, people walk out one-by-one. Out of surprise, when I saw them surround the coffin, God put another picture in my mind. Those people who mourn will die one day without knowing the love of Jesus. Both the man in coffin and those surround will have no eternal life! Suddenly, my heart recalled the prayer about ‘WHO’. God did answer me. I could not stop crying about the lost souls. These people life are precious in God’s eyes.

Where to fish?
Later, I visited a ferry pier at Wan Chai. Along the Expo Promenade, I saw several people fishing. Some used professional spinning reel and rod to fish in deep water far away from the pier; but some just use string fishing right near the pier. I expect those professional angler should catch more fish than the other. Out of my expectation, the result is opposite: those located next to the pier caught more fish. I am not familiar with fishing, so this observation looked strange to me.

At the same moment, I perceived that God wants me to understand, it is HE who directs you WHERE you should catch fishes (men). It is not the method or bait, but it is only God who answer where you should fish (save people’s soul). Amazing, both my questions were answered.

My prayer is may God continues to speak to me and I should take more cautious on the calling since He answered my queries.

ROD AND STAFF

Year 2003, God started to speak to me with Psalm 23.

Psalm 23:4
4 Even though I walk through the valley of the shadow of death, I will fear no evil, for you are with me; your rod and your staff, they comfort me.

“The rod and staff is to be given to you. Please accept.” I think it is some kind of pastoring as well as leading. Though I am afraid not to take up yet, I still keep praying God for His guidance and my openness.
I perceived God invites me to have pastoral role (牧養性角色) using rod and staff to pastor the sheep at church. Regarding this invitation, I feel glad because when I look back my ministry at church or company cell group, I was quite convinced that I love to share pastoral care with others.

At the same time, my company went through some re-organizations and I experienced a conflict with my boss at the company. At last, I left my company to start a one-hundred-days “Sabbath”. During this period, God continued to speak to me with Psalm 23. This period, I was able to listen carefully and response to His calling peacefully. At the end of 2003, I accepted God invitation to receive His rod and staff freely. I understand I will one day take up the role of pastoring God’s loved sheep.

The story does not end here because I still do not have the courage to start ministry. My faith is so little. Then I received a card with a Bible verse in it. God so understands my weakness.

Matthew 17:19-20
19Then the disciples came to Jesus in private and asked, “Why couldn't we drive it [demon] out?”
20He replied, “Because you have so little faith. I tell you the truth, if you have faith as small as a mustard seed, you can say to this mountain, ‘Move from here to there’ and it will move. Nothing will be impossible for you.”

A GREAT JOURNEY TO SEE GOD’S LOVE

On October 2004, I was diagnosed with blood cancer – CML, chronic myeloid leukaemia (慢性骨髓白血病).

All of sudden, body check resulted show my white blood cell reached 326 (vs. normal 4-10). I had a dark, hopeless afternoon with my wife. We believed in Jesus for about twenty years and we love Jesus. We were in very bad situation. We know God was holding us but we cannot feel it at that afternoon.

When my church pastor with group of beloved brothers and sisters gathered to support us at our home, we prayed and cried together. Then I was rush into the casualty ward in hospital. My body went through ten days of series treatment - Blood sampling, injecting glucose and saltine solution one after another, blood washing to decrease cancer cell, bone-marrow sampling… The treatments were physically and mentally painful; but surprisingly I am spiritually refreshing! Thanks God.

During the period, God has shown His greatest love to me. I could feel His love through:
h Brothers and sisters at church and family members who prayed eagerly and continuously.
h Doctors and nurses who worked professionally.
h When I was sick, I found people bring out their best. Some cooked, some prepared soup, some said the right words at the right time (not sugar word), some gave me thing I really need …
h Painful experience that makes me feel Jesus’ suffered while dying on the cross, so that my pain seemed soothe.

I am discharged from hospital for half year. During check-up, my doctor in charge told me I have no increase risk to infection and the recovery looks good. He even told me I could start to work again. Thanks God.

OFFER THE BEST TO GOD

Through this journey, I discovered that God not just walking but BEING with me anytime. He is so trustworthy. His love is so kind. He is more than the God I know before. I have this chance to recognize God’s goodness. I really love and want to serve my Lord throughout the rest of my life.

We should offer the best to our Lord (將你最好的獻給主). The best thing I could offer is my body, heart and soul. And I really wish to get trained and serve my Lord the rest of my life.